原因很簡單,一言以蔽之,「填鴨考試教育」與「升學選填志願排名」2大前提,注定了台灣的體制教育發展,一直都是死的。

不是的,是因為過往的填鴨教育考試制度所培養的,正好是追求良率的代工產業所需要的人力(實在沒辦法稱之為人才)。標準答案式的學習方法,和只要乖乖聽話一個口令一負債整合個動作執行工作的代工產業相契合,是以讓人無法察覺此套教育體制的問題。因為這套教育體系剛好有用,能生產當時產業需要的後備軍。卻不代表那樣的教育體制是對的?更別說當年還有附加在課程之外的髮禁、方言禁令等身體規訓「教育」。

在考試決定一切的大前提下,這個教育體制無論如何微調課綱、翻轉教學方式、經營班級與維持校園秩序,說穿了,都是為了這個社會的統治階級培養順民與產業後備軍,而非具備自主意識的現代公民。

林同學以死明志,卻換來教育部官債務協商員冷漠以對。為此,很多人說,台灣的教育已死。

我的看法不一樣,台灣的教育,至少是體制教育,從來不曾活過,一直都是殭屍狀態。

看看現在的台灣,國土的超限利用,人力的嚴重被剝削,再看看負責統治現今台灣社會的這個世代所受的是哪一種台灣菁英教育,就知道那些明星高中校長老師或學生家長所引以自豪的資優或英才教育,到底有多失敗了?

那麼,是過往的教育制度比較成功嗎?過去的人從學校畢業出來都能找到不錯的工作?而且社會上有些人主張恢復齊頭式平等的聯考?

過往的教育體制,怎麼說也不可能是活的,也不可能是對的?會覺得還能運作,是因為出社會讓能就業。但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當時台灣經濟正在發展,各行各業都缺人。學生從學校畢業出來就被搶走了,就算學校沒有給甚麼良好訓練也沒關係,公司自己來就好了。絕對不是現在的資本家所說的,現在的教育產學脫鉤,學校培養的學生,出社會沒有即戰力。如果現在的畢業生沒有即戰力,那以前的更糟。因為台灣以前的體制教育課程內容更貧乏,對人的自主意識更加打壓,師資設備各方面也更爛,就說外文能力這一點,也是昔不如今。

至於某些人頗為自豪的明星高中,根本就是另外一件國王的新衣。台灣的明星高中真的是菁英教育嗎?把一群本來就很優秀的學生集中起來,給予最充沛的教育資源,產出優秀傑出成果,不是理所當然嗎?

無論是威權車貸黨國一體的時代,地理當歷史念,歷史當神話,公民只傳講統治階級道德,作文練習說謊,國文成了儒家道統傳承工具,體育音樂童軍家政工藝的邊緣化時代,還是解嚴後,人本與教改開始試圖介入,推動各種教育翻轉,台灣的體制教育,始終沒活過。

真正的教育,是讓所有人的智識能力都可以成長提升,而不是只培養少數拔尖菁英。

曾經有人說,台灣缺乏西歐的貴族精神。我們沒有西歐的真正菁英教育,只有膚淺廉價的明星資優教育,哪裡能培養出貴族精神?

看看伊頓公學或歐美的私人貴族學校,是如何在智識教育以外,透過校園生活或師生互動,培養學生承擔起社會責任的真正菁英?

台灣的教育體制,根本不曾活過(王乾任)

讓最聰明的學生,享受最多的教育資源,然後考上最好的大學,這不叫菁英教育,這只是一種公然以體制讓某些人抄捷徑的作弊教育。明星高中當然應該廢除,如果不能轉變成真正能培養優秀人才,肩負起社會責任的英才意識,如果這些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都只顧賺取自己人生的資本與地位,卻將各種成本轉嫁給社會環境或弱勢團體來承擔的話?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所以,「台灣教育已死」是錯誤的說法,這種說法好像台灣教育曾經活過一樣。台灣的教育一直處於殭屍狀態,也只是為了培養乖乖順服統治階級的奴工而存在。

之所以有許多人現在才驚覺教育體制的失能,一部分是人民覺醒,另外更大一部分是,因為現在教育體制培養的人才,不再適合現代與未來產業界需求,許多人在學校讀了10幾、20年的書之後,出社會才知道根本無法像以前那樣找到一份穩定而且薪水與職位日漸成長的工作,才回頭檢視教育體制的問題。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負責教育的機制,從來不只有國家機器,公民社會、家庭、媒體、同儕也有教育與社會化功能,解嚴之後,台灣有很多體制外的力量努力啟蒙人民,才會有今天體制教育試圖繼續洗腦學生,學生卻勇敢反抗的事件。今天的台灣,是最該成為啟蒙人民思想的體制教育,成為最該革除的毒瘤,這真是十分弔詭而諷刺的無奈,也凸顯解嚴之後的國家轉型和現代化發展之路還很遙遠而漫長,仍需同志們一起努力,裡應外合,期許有一天能把這頭殭屍怪獸從體制教育中徹底剷除。

新頭殼newtalk 2015.08.16 文/王乾任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作者:王乾任(社會觀察家)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台灣的教育體制信用貸款-根本不曾活過-王乾任-210000984.html

貸款

913C636E9888EEA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法拍屋貸?

s66ye0gw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